广生堂【300436】41.06 +0.33 +0.81%
咨询热线:400-887-5001 | 真伪查询 | 
关注福建广生堂的微信
方法1:查找“福建广生堂药业”
方法2: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官方微信
 |  English |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全国首家医疗商场杭州试点 12家医疗机构“拎包入住”

发布:2017-09-27 | 来源:医药网 | 浏览:161

共享经济无疑是眼下的热词,从满大街的共享单车,到各大商场的共享充电宝,再到别出心裁的共享雨伞。最近,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同意杭州全程健康医疗门诊部开展医技等共享服务试点,在医疗界掀起了一股共享热浪。这次批复的“全程国际Medical Mall”试点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新解百集团、迪安诊断和百大集团联合建立,地点在杭州市江干区西子国际商业综合体T3B 9-22层。通俗地说,这是一家由多个医疗机构“拼”起来的医院,而杭州全程健康医疗门诊部为入驻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共享服务。

“医疗商场”共有12层,目前已入驻12家医疗机构,9-15层每层各两家机构,分别为爱丁优生助孕、杏康门诊;方回春堂、太学眼科;仁树耳鼻喉科、启代妇儿诊所;颜术医疗美容、艾维口腔(西子国际门诊部);张强医生集团思俊外科诊所、唯儿诺儿科;16层为杭州口腔医院骋东门诊部、三叶儿童口腔(隶属于同一家医疗集团);17-22层是由全程健康管理中心和邵逸夫医院联合运营的“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12家医疗机构中已经开业的有爱丁优生助孕、杏康门诊、方回春堂、太学眼科、仁树耳鼻喉科、颜术医疗美容、艾维口腔(西子国际门诊部)、张强医生集团思俊外科诊所、唯儿诺儿科;启代妇儿诊所的硬装已基本完成,软装正在进行中,预计10月份对外营业;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杭州口腔医院骋东门诊部、三叶儿童口腔还处于装修阶段。

开始营业的诊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宽敞、亮堂,前台非常醒目,感觉像走进了星级酒店,如果不是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完全不会将这里与医疗机构联系在一起。诊室大都位于南面,装有落地窗,采光充足;家属等待室、候诊室安静舒适,仿佛坐在咖啡馆,有些诊所还会提供免费的红茶、点心以及报刊、书籍等。

为什么加入“医疗商场”? “共享医疗”会带来些什么?记者就这两个问题采访了几家医疗机构的相关负责人。

“共享医疗”的出现一定是多方受益   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教授解释道,加入“医疗商场”主要基于四点考虑,1、“共享医疗”这个理念非常好。虽然“共享医疗是”第一次在我国落地,但其在欧美、新加坡的发展已经比较成熟,它的出现满足了不同层次人群对医疗的需求;2、在医疗改革方面,浙江省向来走在全国前列,作为医院的管理者,只要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我愿意为我的员工提供更好的执业平台;3、“医疗商场”的几个发起者虽然来自不同的领域,但我们都是各自领域内的佼佼者,我们有能力也有实力做好这件事。4、“共享医疗”的出现一定是多方受益的结果,对医疗机构而言,共享可以让他们“轻资产”上阵,更好地做好医疗服务;对政府部门而言,共享可以让医疗资源得到有效的利用,降低空间成本;对患者而言,共享可以让他们得到更加安全、优质、舒适的就医体验。

“共享医疗”是医疗硬件以及医生的共享   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说,我本来就是血管外科的医生,对医生、患者的需求比较了解。早在2012年,我就提出了“共享医疗”的概念,而这也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我概念中的“共享医疗”不仅仅是医疗硬件(如手术室、影像中心、检验室、药房等)的共享,还包括医生的共享。像我们这样的外科医疗机构,共享硬件至少可以节省1/3—2/3的成本,这对创业者而言是非常有利的一件事情,只有成本降低,我们才能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医疗技术方面;软件共享方面主要体现在名医的流动,只有让名医走出“三甲医院”的围墙,医生的价值才能够得到最大程度地实现。在加入“医疗商场”之前,我去美国、新加坡考察过,和他们相比,我们的“共享医疗”还处于1.0版本,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这一定是趋势。等到10年后再回头看今天的模式,我相信很多人会认为,这就是医疗本身应该有的模式。

开诊所的成本至少降低三分之一   仁树耳鼻喉科联合创始人、副总裁丁萍谈到,我以前是做医疗相关产业的,加入“医疗商场”是一拍即合的举动。在医疗领域,杭州有很多先行先试的勇气,非常有魄力。要成立一家像我们这样涉及手术、消毒供应、影像检查的医疗机构,一定需要重资产的投入,而这笔费用至少要占到成本的30%,如果再加上后期的设备维护、人员等,成本会更高。当这些资产变成共享式的,我们的成本无疑会大大降低。检验、影像资料的共享对患者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这意味着他们无需做重复的检查,不仅降低了诊疗费,还能减少各项检查产生的副作用。目前,“医疗商场”带给我们的效益已超出预期。此外,我们和隔壁的小伙伴已经开始联合会诊、共享客户资源,这让我感觉到所谓的“共享医疗”在杭州大厦501得到了实现。

浙江省开展医疗设施共享试点不是为了蹭“共享”热点,而是顺势而为的创新探索。

浙江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俞新乐说,经过多年的发展,省内上万家民办医疗机构、万余名多点执业医生共同形成了医疗行业创新创业的气候和氛围,这时就需要探索适合新业态的体制机制。从全国来看,浙江、广东两省关于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最为宽松,卫生行政部门发挥了政策导向作用,不断出台政策为医生“松绑”,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医疗环境在改变,医疗行业的运营模式也面临着转型。身处在这样的大环境中,管理部门理应在守住医疗安全底线的前提下,为医疗行业的创业创新提供更宽松的环境。”俞新乐处长说,开展医疗设施共享试点是一次创新尝试和探索,作为国内“第一个吃螃蟹者”,浙江省希望通过探索为医疗新业态的发展积累经验。

省卫计委的批复文件中明确提到“医疗设施共享”: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可以采取共享模式,无需重金投入。有不少人对此存在疑问,医疗是非常专业而严谨的科学,医疗设施共享行得通吗?“医疗的核心资源是医务人员,安全的关键要素是管理。只要管理到位、流程合理,安全可以得到保障,重资产投入不应该成为医生自由执业的必备条件。”俞新乐处长说,从医疗行业特性来说,医疗设施是可以共享的,就像大型的公立医院其实是由一个个科室单元组成,只不过实行了全院统一管理。 从患者的需求来说,传统的医院提供的服务相对单一,医疗市场需要多元化发展,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不少国家的Medical Mall已经开展得非常成熟,医疗质量有保障,社会接受度很高,社会反响也很好。”患者最看重的是医务人员的技术、服务,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关注就医环境、医生口碑。在Medical Mall里,患者可以体验到更舒适的医疗环境,就诊的私密性和服务也会得到提升。不过Medical Mall提供的医疗服务项目和大型医院不一样,外科方面以部分二级以下的日间手术为重点,如口腔科、整形美容科、耳鼻喉科等;没有开展危重症病人的抢救、大型手术等项目。

相关新闻